位置:首页 > 电视游戏 >

到底过时了吗?2D平台跳跃在独立游戏领域获得复兴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0 03

自从1983年《大金刚》问世以来,平台跳跃就在电子游戏领域拥有了不可磨灭的地位,在这个规则的基础上,催生了马里奥、索尼克和洛克人等一众经典角色。从左跑到右,跳到敌人头上或是用射线击溃敌人,这种玩法给上世纪90年代的玩家们留下了一个个经典的回忆,那个年代的游戏基本不需要什么教程,大多上手即玩。

从《超级马里奥64》开始,那个我们熟悉的胡子大叔水管工进行了一场革命,进军3D世界,在全新视角之下,出现了各种充满了创意的游戏方式。经典的平台跳跃游戏在来到3D视角之后又有新的角色横空出世,包括(但不限于)古惑狼、小龙斯派罗和班卓熊。2D平台跳跃一下子成了古董,就连马里奥和索尼克都纷纷抛弃横版卷轴的根基,开始在3D场景中追逐更广阔的舞台。

在90年代末21世纪初,游戏市场上堆砌着大量的平台跳跃游戏,各大厂商都必须要寻找一些“独树一帜”的东西来让人记住自己,纷纷推出了色彩纷呈而又魅力十足的主角。而在第三世代到来之后,风向就开始转变,平台跳跃游戏的流行度开始衰减,很快便被COD这种第一人称射击和刺客信条、GTA这种动作与开放世界冒险型游戏所取代。主流游戏玩家已经基本忽略平台跳跃游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类型能被人记住的也就只有一个马里奥。

平台跳跃的文艺复兴

然而,在过去几年里,随着独立游戏开发者的活跃,2D横版平台跳跃游戏出现了复苏的迹象,本世代玩家也见证了平台跳跃游戏的复兴。独立游戏有能力专注于某些独具一格的游戏机制,或者可以在不受大公司严格的开发周期与管理条例的限制之下花大把时间加入复杂的故事内容。这并不是说3A级开发商对自己的工作没有激情,像《超级马里奥:奥德赛》这样的游戏其地位依然不可动摇,但最近独立游戏作品的涌现也正是业界开发自由度空前的必然结果。

比如2018年度游戏大奖的提名作品《蔚蓝》,其背景就非常简单,玩家扮演的就是一个决心攀爬高山的小女生。《蔚蓝》有着极简的艺术风格,角色只用极少数量的像素点构成,也没有配音。尽管如此,在角色经过了详尽的描述之后变得栩栩如生,而整个游戏世界也焕发出了活力。

《蔚蓝》的主角玛德琳迷失了自我,身体和精神上都有所迷失。而她在攀登中所遭遇的所有人皆是如此:他们都有各自的心魔,以及对于自己旅途路上的忧虑。本作剧情大胆地探讨了压力、焦虑、自我怀疑和绝望这些主题。伴随着贴合氛围的音乐,《蔚蓝》让人看到一款平台跳跃游戏是如何展现严肃的主题,并最终呈现出让人最为振奋的时刻。《蔚蓝》是一款具有挑战性的游戏,有着颇具创意的设计,让玩家与玛德琳一起在攀爬上升的途中逐渐释放自己的焦虑,逐渐安逸下来。这款作品的情感是非常宝贵的,真正值得玩家去体验一番。

独立游戏明星:《超级食肉男孩》与《铲子骑士》

《超级食肉男孩》是一款2010年的游戏,与马里奥有很多相似之处,玩家扮演的就是标题所说的角色,女朋友被阴险的坏人绑架,玩家必须一路跳过障碍,救回女孩。但《超级食肉男孩》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实在太难了。这款平台跳跃游戏的关卡设计紧凑而又精妙,玩家的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一旦失误,只能归咎于自己。

如果你追求的是充满游戏性的平台跳跃游戏,那《超级食肉男孩》应该是你的菜。

《铲子骑士》被认为是该系列最佳的游戏之一,也是实至名归。这款游戏为2D平台跳跃的复兴确实有着很大的贡献。《超级食肉男孩》和《时空幻境》都是在《铲子骑士》还没有开始众筹之前就成名的作品,而这款在2014年发售的游戏才真正让人有了一种回归8位机平台跳跃的感觉。

《铲子骑士》的一切都是进行了艺术设计的结果,画面效果重归SFC时代,但经过了高分辨率调整,角色和关卡的色调都凸显了浓厚的个人艺术风格,而且游戏的音乐也非常动听。

《铲子骑士》借用了《怪鸭历险记》中的弹跳高跷机制、《超级马里奥兄弟3》的大世界风格和《洛克人》系列里的BOSS构建元素,而这些元素相互之间又有所强化。最终的结果就好像是童年的梦想实现了一般,这是一份现代平台跳跃游戏、一份众筹游戏模型和一份独立游戏开发组能够获得成功的证明。

《茶杯头》的返璞归真

《茶杯头》的成功截然不同。这是一款极具深度的游戏,而开发过程又充满着不确定性,其难度又让不少玩家瞠目结舌。MDHR工作室根据1930年代卡通片的美术灵感,用手绘的方式创作了《茶杯头》的全部美工素材。从最初的概念创意到最终发售,一共走过了17年的艰辛长路,也赋予了这款游戏灵魂与内心。这种程度的精雕细琢就像碎石沙泥中的一颗钻石。

《茶杯头》为玩家们准备了大量高难挑战的boss战,boss的外形设计和行为动作都大开脑洞。游戏中玩家的生命值十分珍贵,快速反应和精准躲避是通关关键,而操控性能和玩家的火力则让战斗显得十分公平。每场战斗都主题鲜明,其中甚至不乏可爱得让人不忍下手的人物。观看《茶杯头》的游戏直播或视频几乎就像是在看一部1930年代的卡通片,任何喜欢挑战的玩家都应该好好玩一玩这款作品。

2018年登陆PC和Switch的《信使》灵感来自FC时代的《忍者龙剑传》,但却用天才的新创意超越了所有人的预期。如果具体描述它的创意的话,很可能会造成剧透,但可以说,《信使》是又一例独立开发者在2D平台跳跃类型上的精彩创作,将80和90年代的经典设计融入现代开发思路。相信我,玩《信使》你不会后悔。

《蔚蓝》为平台跳跃型游戏铺平了通往未来的路

还有许多许多游戏都实现了怀旧经典与现代设计的绝妙搭配,例如《地狱边境》就展现了一段新奇、黑暗、题材沉重的平台跳跃体验。而《盗贼遗产》和《死亡细胞》则让平台跳跃类游戏摆脱了设计师预设好的关卡,成为了阶段化随机生成的无止境巨兽。《空洞骑士》则将《魂》系列的难度挑战应用到了平台跳跃类型上,还有更多创新的平台跳跃游戏不胜枚举。

虽然有从业者认为平台跳跃游戏市场已经过度饱和了,笔者也一度认为这个类型已经没有发展。但《蔚蓝》彻底改变了我对这类游戏的看法,甚至改变了我对生活的看法。如果能让我再多玩到《蔚蓝》的一个章节,我愿为之付出今年大部分3A大作。而那些换汤不换药的年货和同质化的游戏相比之下简直一文不值。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看上去未来似乎是在重复着过去,但从一个角度看的原地打转,换个角度看其实是盘旋上升。这是人类进步的方式,也是电子游戏进化的方式,所以请大家系好安全带,过山车要启动了。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